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美术高考美术高考美术教学美术史论 → 高考内容
文章搜索   
新古典主义美术

1、达维特及其弟子

18世纪30--40年代,欧洲进行的大规模古迹挖掘,重又点燃起人们对古代希腊罗马文化的浓厚兴趣,新古典主义的种子开始萌发。随着法国大革命的日渐临近,渴求改变现状的法国民众,更加反感散发着浓重的、没落的贵族气息的罗可可美术,期待有更严肃更高尚的美术。在这种条件下,一股更雄劲
的新古典主义之风,从欧洲的中心吹动起来。

新古典主义宗师,法国画家达维特(Jaques Louis David,1748--1825)就是这种风格的创立者。达维特生在罗可可美术流行的时代,随同老师维昂到罗马深造时,认真研究了古典美术,从而变成一位古典理想的坚定信徒。



在罗马,他创作了《荷拉斯三兄弟的宣誓》(1784),在这幅取材于法国大剧作家高乃依同名诗剧的作品中,他把人们引回到古罗马的崇高世界。在明确简洁的空间内,站立着荷拉斯家族英勇的男子,有力的直线构成了整个画面的纪念性气势,老荷拉斯高举的利剑,成为注视的焦点,奋臂宣誓的三兄弟的指尖指向它,人们仿佛能听到回荡在大厅中的坚定誓言……这是一个同市歌娇媚的贵妇相对抗的世界,当时的法国民众狂热欢迎它,是不足为奇的。


法国大革命爆发后,身为罗伯斯庇尔友人的达维特成了艺坛的主宰者,用自己的才能为革命服务。1793年,马拉遇刺身亡,目睹这位革命领袖死难场景的达维特深为震动,满怀激情地绘制了《马拉之死》(1793)。在深暗的朴素背景前,马拉僵硬的躯体展现在他工作的真实环境中,宛如受难的基督。达维特有意抑制感情宣泄,尽力冷静描绘这一可怕景象,这种欲扬先抑的作法,避免了浅薄的夸饰和无益的伤感,强化了悲剧气势。严谨的造型和构图,赋予它有力的纪念碑效果。

登上历史舞台的拿破仑,颇为重视文艺的社会功能。作为他首席画家的达维特,创作了一些歌颂这位大人物的作品。气派辉煌的巨幅油画《加冕式》(1805--1807),生动再现了加冕时的宏大场面,一个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塑造得栩栩如生。善于写形传神是达维特成为杰出肖像画家的重要原因,从《莱卡米耶夫人像》(1800)中,我们能够看到他运用严谨单纯的古典形式,优美地传达出这位一代名媛的风采。

波旁王朝复辟后,年迈的达维特邀居布鲁塞尔,他再没能力以雄健之笔绘制那种质朴、充实,蕴含着热情和力量的作品了。新古典主义的旗帜,将由他并不太喜爱的弟子安格尔举着,走向另一条道路。

达维特门下,涌现出一批著名的新古典主义画家。如画风甜美的席拉尔(Baron Francois-Pascal Gerard,1770--1837),就是当时最受欢迎的肖像画家。他继老师之后为莱卡米耶夫人绘制的肖像(1802)和神话题材的《丘比特与蒲赛克》(1798),属于他最著名的作品之列。



达维特宠爱的弟子格罗(Baron Antoine Jean Gros,1771--1835),其艺术面貌较为独特。格罗曾随同拿破仑征战,创作出一系列宣扬拿破仑的大幅战争画。在《拿破仑慰问雅法的鼠疫患者》(1804)、《艾劳之战》(1808)等作品中,他着力渲染激动人心的戏剧性效果,从中可以看到他在古典风格中融入了浪漫的风采。这种倾向,只要把他的名作《阿尔柯尔战役中的拿破仑》(1796)与达维特庄重谨严的《拿破仑在工作室中》(1812)比较一下,就会一目了然。格罗画中这位头发散乱、面容苍白的年轻将领,几乎就是浪漫主义大诗人拜伦笔下的形象。据说,格罗曾深悔自己背叛了恩师的教诲,没能坚持纯正的新古典主义立场。他的这种特点,使一些美术家把他划入了浪漫主义者的行列。

2、新古典主义的中坚安格尔

19世纪20年代,浪漫主义席卷了法国,在整个文艺领域内驱赶着新古典主义势力。作为一种潮流,新古典主义成为保守的象征。在这种情况下,新古典主义绘画仍能在法国延续并焕发出光彩,主要靠的就是安格尔(Jean-AugusteDominique Ingres,1780--1867)。他在其长寿的一生中,以高傲的固执态度和卓越的艺术才华,坚持捍卫新古典主义的理想。

与达维特不同,安格尔是一位不懈地致力于纯化造型语言的画家,他保守的观念并不能掩盖其精湛的艺术造诣。

安格尔也确信,描绘历史、神话、宗教等题材的绘画才是最高的艺术。可事实却是,他精心绘制的这类大作,多数显得空洞造作,缺少真正的魅力。可以说,没有他本人并不太看重的那些肖像画和女裸体画,就没有安格尔。

安格尔运用线条造型的功力和精致的笔法,在一系列优雅的上流社会妇女肖像画中,展示得淋漓尽致。《德沃赛夫人》(1807)等作品仿佛是温室中娇美的花朵,散发出淡雅的清香。

安格尔喜欢纯正的古典音乐,精于演奏小提琴,这种天赋或许有助于他的画艺。他线条的处理总是那么流畅和谐,富于韵律感。对此人们可以在他早年以巴黎女子为模特儿创作的《大宫女》(1814)一画上得到印证。依对角线安排的裸女身躯,保持着这类绘画的传统构图模式,一条长长的流利曲线,从背部延伸到足下,再衬以圆润的长长玉臂,生动地描绘出这位女子美妙的形体。对安格尔来说,如实刻画并非绘画的目的,展示美才是最重要的。那刻意拉长的女人体招致的攻击和他高傲的回答,是颇有意味的。安格尔虽然对以德拉克罗瓦为首的浪漫画派充满敌意,但作为晚一辈的新古典主义者,他
难免受到已经在欧洲有力吹动的新风影响。这幅裸体画的标题来自东方,而东方恰恰是浪漫主义者迷恋的世界。另一方面,在他许多裸体画中流露出对一波三折曲线的偏爱等特点,似乎也带有非纯正古典美术传统(如样式主义)的印迹。尽管如此,奉拉斐尔为神的安格尔,终其一生,不愧是新古典主义最后的伟大代表。《泉》(1856)这件晚期作品,那亭亭玉立的裸体少女,抚媚而不甜俗,其清纯之境有如古希腊雕像,不妨视作他艺术理想的最后体现。

安格尔把色彩看成是素描的仆人,但在他自己的绘画语言范围内,其色彩运用仍然可以说是具有表现力的。

从某种程度上,安格尔与乐坛上的勃垃姆斯有相似之处,反对者多,拥戴者也多。

关于本站   -   广告合作   -   友情连接   -   网站地图   -   联系我们   -   版权声明   -   人才招聘   -   设为首页   -   加入收藏   -   有事找我点这里
Copyright © 2008 - 20012 www.cnmeish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美术高考站 版权所有  
 
客服咨询热线:018969789366  邮编:325000